歐克斯涅看著羅爾斯僵硬地撲倒在地,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撞擊過,痛苦的感覺自胸口蔓延至全身。

 

  歐克斯涅無法置信地呆滯站立著。身體無法動彈,只能看著緹絲特妮不斷搖晃羅爾斯毫無反應的癱軟身軀。

 

  辛司露出近乎變態的表情,興奮地說道:「我終於讓你也嚐到痛苦的感覺,不過還沒完呢!緹絲特妮無法自己一人完成拯救星球的重責大任,你是要先對付身為殺人兇手的我,還是要先當拯救那些身處煉獄的人們的神呢?」辛司說完露出嘲諷的表情。

 

  歐克斯涅一時間被各種複雜的情緒支配著,下不了決定。憤怒、痛苦鼓勵他先為羅爾斯復仇;焦急、悲傷拉扯著他的心,要求他先拯救無數的生命。

 

  被各種情緒淹過的理智現在終於探出頭來,告訴歐克斯涅得先讓辛司失去攻擊力,否則在執行任務時辛司絕對會來破壞。就在此時,歐克斯涅看見羅爾斯有些微動靜。羅爾斯試圖撐起身子。

 

  歐克斯涅瞬間感到一絲希望,羅爾斯沒死!

 

  「我要先解決你。」瘋狂的眼神閃爍著,讓歐克斯涅顯得不那麼疲弱、悲傷。

 

  辛司因為這出乎意料的答案而皺起眉頭,轉頭一看發現羅爾斯還活著,而緹絲特妮不知道正在對他做什麼事,羅爾斯的胸口散發出刺眼的白光。

 

  辛司不假思索抬起手要再攻擊羅爾斯以及緹絲特妮,他的手中旋起一團藍焰,忽明忽滅的躍動著,一瞬間藍焰就自行旋轉、包覆、吞噬自身,逐漸壓縮形成一顆海藍色火球。辛司抬手準備投擲。

 

  一股前所未有的憤怒感從胸口猛然竄出,將歐克斯涅支配。他怎麼敢這麼肆無忌憚!

 

  周圍的地表崩裂陷落,土石碎屑狂亂得飛舞亂噴,地底似乎突然被掏空、消失,辛司和歐克斯涅雙雙墜入腳下的深淵。

 

  辛司被突如其來的崩落震歪身體,差點將將手中的藍焰球鬆手在自己的腳下炸開,在空中穩住身體後辛司直覺認為是歐克斯涅造成這種大崩裂,瞬間他只感到害怕──他認為歐克斯涅的實力已經被自己趕上,所以才決定要在最近槓上歐克斯涅,但沒想到歐克斯涅的實力仍超越自己許多分,而他現在惹怒了他。

 

  辛司壓下恐懼,尋找歐克斯涅的身影,決定先下手為強,但在漫天飛舞的碎屑中根本看不見一絲歐克斯涅的身影。辛司決定直接朝歐克斯涅原先的位置投擲壓縮過的藍焰球。辛司猛力一擲,藍焰球迅速脹大,在漫天塵埃中炙熱地燒過,飄滯於空中的微塵在藍火球周圍籠罩出一圈淡藍色光暈。火球很快的只剩模糊的藍色輪廓,消失在沙塵之中。

 

  一絲驚聲呼叫都沒有,只有火球撞擊岩壁的聲響以及土石崩落的些微聲音。

 

  火球撞擊岩壁後產生的氣流再度擾動滾滾沙塵,讓辛司更難找尋歐克斯涅身影。

 

  辛司索性決定先到地面後再做決定。

 

  辛司快速轉換土瑟忒朝地面輕推,等到感覺地表對他產生的壓力後再慢慢加大推力,讓自己能平穩地降落在地面。

 

  辛司到達地面後迅速遠離歐克斯涅附近,也盡量避免太靠近岩壁,以防落石墜落。他屏住呼吸避免因沙塵而咳嗽出聲,讓自己的位置暴露給歐克斯涅知道。

 

  隱約的呼嘯聲傳入辛司耳中,辛司憑經驗判斷立刻趴倒在地。一股強大的風吹亂他的頭髮,從他上方疾速掃過。一陣爆炸似的聲響讓辛司莫名的放下心中的恐懼,因為歐克斯涅攻擊的方式依舊不變──他依舊會先使用低殺傷性的大範圍攻擊來癱瘓對手以避免打鬥。只要歐克斯涅的攻擊方式不變,辛司就能躲過大多數的攻擊。

 

  爆炸讓辛司附近又多出許多沙塵,讓他更難看見歐克斯涅的蹤跡。他決定從上方好好尋找。

 

  辛司再度使用土瑟忒將自己推離地表,脫離這大窟窿。剛飛出洞口時辛司看到底下的巨大坑洞彌漫著滾滾沙塵,突然有隻手按上他的肩膀,他扭頭一看差點嚇得叫出聲來。

 

  歐克斯涅雙眼流露出的憤怒足以震懾住任何生物,因年紀的關係而略失色澤的幾綹黑髮汗濕黏在前額搭配他暗綠色的雙瞳讓他顯得有點瘋狂。陰沉的表情讓他更加恐怖。

 

  歐克斯涅使勁一捏,辛司痛得朝歐克斯涅揮拳攻擊想藉此掙脫,但是還來不及揮中就被歐克斯涅使用土瑟忒猛推入深淵之中。辛司旋轉著衝向地面,肩膀還因為剛剛那一捏痛得無法施力。旋轉中的辛司根本無法使用土瑟忒來推地面,讓自己減緩下墜的速度。因為他沒辦法對著同一點施力。辛司急中生智在自己身體四周聚集壓縮空氣,盡量讓自己有如落在緩衝墊一般,但臨時聚集的空氣實在不多,辛司重重摔在地上,背部硬生生撞到堅硬的地面,地面噴濺出大量細碎岩屑。

 

  因痛苦而燃起怒火的辛司將對歐克斯涅的恐懼拋到一邊,緩緩站起身,腳下流淌出暗紅色的火瑟忒灌注入地裡,火瑟忒以辛司為中心快速擴散形成一個圓圈,彷彿辛司正流著大量的血。辛司緩緩走出暗紅圓圈,突然歐克斯涅從空中直直飛向辛司,精準地抓著辛司受傷的肩膀,將他狠狠按在地上,完全無視飛散於空中遮蔽視線的塵埃。

 

  辛司的肩膀一撞擊到地面後就有雷擊般的劇痛伴隨著斷裂聲傳入他的腦中,他的肩膀斷了。辛司心中剛燃起的熊熊怒火硬生生地被劇痛驅散,恐懼再度重回心頭,蟠踞不散。辛司尖聲哭嚎,彷彿手臂硬生生地被人扯斷。地面的暗紅色火瑟忒被強大的衝擊力釋放出裡面的能量。以辛司的肩膀為中心,地面呈圓形爆裂,石礫炸裂開來,碎裂的石礫間閃出烈燄,爆炸讓周圍的火瑟忒也連鎖爆炸,不間斷的紅色芒焰從石頭底下出現,彷彿石頭底下有滾燙的熔岩湧出,讓石頭燙得迸裂,而岩漿從裂縫中沸騰冒出。

 

  歐克斯涅在爆炸的瞬間就迅速使用鈍瑟忒讓自己全身覆蓋一層阻隔熱的能量,就像辛司徒手擋住歐克斯涅投擲出的火球卻可以毫髮無傷一樣。同時,歐克斯涅也用風瑟忒產生強勁的風讓爆炸的碎屑吹散不至於傷到自己及辛司。

 

  辛司則因為肩膀粉碎得傷痛失去任何對外的感受,爆炸的熱度及火焰灼傷他白皙柔嫩的皮膚,燒焦他金貴閃亮的頭髮,裸露出起水泡的頭皮。辛司渾身紅腫發燙起泡。辛司暫時失去任何攻擊力,而且即使醒來,疼痛也會讓他不得隨意活動。

 

  「永遠不要再挑戰我的底線。」歐克斯涅放開辛司粉碎的肩膀後站起身子嚴厲地說。

 

  辛司在昏迷之中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歐克斯涅看了看周遭殘破的土地後轉換土瑟忒將自己推離巨洞,留下辛司自己待在這深淵之中。

 

  脫離深淵之後歐克斯涅緩步走去察看羅爾斯及提斯特妮的任務進行得如何。

 

  羅爾斯雖然受了蠻嚴重的創傷,但身體依舊挺直,手中的星球量素操作儀依舊緊握著。羅爾斯穩穩地站立著,堅守自己的職責,儘管緊閉的雙眼、微白的嘴唇及額頭上的冷汗透露出他似乎開始感到痛楚。

 

  緹絲特妮專注地更動著星球的要素及比例,完全沒有注意到歐克斯涅正站在附近。

 

  歐克斯涅清了清喉嚨,讓緹絲特妮注意到自己。

 

  緹絲特妮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差點將星球的一塊陸地戳進地底,形成一個奇特的凹陷地景。「差點嚇死我了!」緹絲特妮朝聲音的方向轉去,「我還以為辛司突然出現呢!他為什麼要攻擊羅爾斯?」緹絲特妮一看到是歐克斯涅就放心地轉回去繼續執行任務,好讓羅爾斯能盡快休息。

 

  「這說來話長,我待會回來再慢慢告訴妳,我得先去向上頭的人呈報這個消息,至於辛司…」歐克斯涅朝剛才製造出來的巨大坑洞指了指,「他應該不會那麼快醒來,就算醒來也沒有任何威脅性,你就先繼續執行任務吧。現在完成多少部分了?」歐克斯涅語氣平穩地說著,似乎不把剛才的事看在眼裡。或許是因為他已經習慣辛司詭異的反應,所以能很快就調適心態;又或許是他不認為對辛司造成傷害是件錯誤的事,畢竟這種人本來就不值得活著。

 

 

  「舊有的科技已經都消除,新的地表變動也已經完成,元素及動植物比例等等大致上都已經調整好,只剩三四個步驟就完成了。」緹絲特妮對歐克斯涅的陳述感到驚訝,但她壓下這份好奇心及擔憂,讓自己的雙手持續動作著。

 

  「那好,我回來再檢查一遍。辛苦妳了,要一個人做完這麼繁多的事。我會從辛司那扣除部分獎金來補償妳。」歐克斯涅嚴肅地說。

 

  緹絲特妮漾起一個微笑。「謝謝老大!」緹絲特妮喜歡親暱地稱呼歐克斯涅。

 

  「不用客氣,這是妳應得的,也是他應得的。對了!等一下要麻煩妳把羅爾斯移到畫有瑟忒圖紋的地方,這樣方便離開。」歐克斯涅交代完後,慢慢離開,不再打擾緹絲特妮進行任務。

 

  歐克斯涅走到當初放置沙漏的位置。歐克斯涅在右手凝聚瑟忒,感覺溫暖黏稠的液態瑟忒在手中逐漸增加。歐克斯涅大手一揮,往前揮灑瑟忒,同時在腦海中搜尋地點。

 

  瑟忒一接觸到空氣便於空中平整地撕裂出一個平面,接觸到平面的瑟忒彷彿釘在牆上的布料,凝滯於歐克斯涅身前,沒有接觸到平面的瑟忒則如蜂蜜般緩慢流下,持續撕開更大的平面,形成一面不規則的空間通道。通道裡是歐克斯涅上司的豪華宅邸。

 

  歐克斯涅蹲下身,拿起嵌入地面的沙漏,拍除上頭薄薄的沙塵,大步前跨,穿越逐漸縮小的通道,站到豪宅的門前。

 

※※※

 

瑟忒三部曲(Zert)首部曲第一章-4/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萊特 的頭像
萊特

黑隼萊襲

萊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