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的優雅》只看一遍很難清楚地了解其中所要傳達的深遠意義,更別說是將其所蘊含的哲理統統思考、感受過一遍然後沉澱出對自己對人生對社會的感悟,但想法一定會有的。

 

  說實話,當初讓我想閱讀《刺蝟的優雅》的念頭是想看看芭洛瑪這個奇怪的小孩為甚麼想燒房子之後再自殺。近乎於天才的她,加上有著這種怪異念頭,對我來說有著莫名的吸引力。我會想了解她的心裡在想些甚麼。

 

  加上書裡的門房──荷妮──也是個很神祕的角色,更加深我一探究竟的慾望。

 

  對於其中蘊含的哲理,在我閱讀之前,我壓根兒沒有一絲興趣,或許有一點點,但至少這一點不是吸引我閱讀的理由。

 

  但卻是讓我喜愛本書的理由。

 

  荷妮,雖然是一位門房,但卻涉獵許多哲理知識,深刻、晦澀、罕見的她都接觸,超脫人們對門房既有的印象。而她利用這個人們社會化所培養出來的錯誤觀念作為掩護,偽裝最真實的自己。像刺蝟用刺來保護柔軟的腹部一般,她用門房這個職業來保護自己的滿腹經綸。

 

  芭洛瑪也相當聰慧,但有點悲觀。她不想跨入成人的那個階段,因為她認為成人與孩童無異,只是自認為長大、成熟了,但事實上卻對社會上諸多自己無法掌握的事採取逃避的做法。所以她才會決定在十三歲生日當天燒房子並自殺,她不想成為變成大人後的那個自己。

 

  她雖然是這麼決定,但她卻沒有就此任時間流逝,消極地讓生日的那天到來;她反而決定在死前做些甚麼,一些扎實的事。所以她觀察世界、並以日記的形式紀錄,還有對生活的深刻思想也以日記來記錄。

 

  她積極地尋找可以讓她值得活著的理由。

 

  所以才會有許許多多哲理的問題、思考出現,有些很精闢地諷刺人類的愚昧無知,有些讓我好好地反思、有些讓我沉浸在那種感受之中。

 

  荷妮也有許多深刻的哲理思想,而且比較不那麼尖銳。更多的是以文字營造出的一種感受、一種畫面。

 

  尤其是在改變她們兩位的小津先生住進這高級公寓之後。

 

  小津先生有一種氣質,讓她們願意放下防衛的刺,讓別人探觸內心的世界。那種特質是一種真誠的態度揉合對知識的學養以及對美的直覺所形成的。

 

  於是她們慢慢地改變,突破自己心中的盲點。

 

  荷妮走出長久以來隱藏在自己心中的恐懼,那因自己姊姊親身的體驗而萌生的一種體悟、一種偏執。

 

  結局雖然是以悲歡交融的形式收尾,但整體來說卻是一種正向的態度。或許是因為芭洛瑪需要更深刻的經驗才能真正地改變自己,所以才讓荷妮犧牲,進而改變芭洛瑪的想法。

 

  那有一種傳承的意味。

 

  雖然結局不盡然歡樂,但卻能傳達本書最重要的想法。

 

《刺蝟的優雅》介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萊特 的頭像
萊特

黑隼萊襲

萊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我可以了解荷妮死掉由芭洛瑪傳承意志的概念,但是事實上我還是如此不捨,為了那結局很想把書摜在地下猛踩啊....見到一朵花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孕育,正要燦美展開時就被摘到....不好意思,我無論如何無法理解其中的美感與意志. /_\
  • 狐兄(這樣稱呼可以嗎?)好像真的很在意這一點呢!
    其實我可以體會這種不完美的結局所帶來的缺憾之美,也許就是無法擁有,那留下來的記憶才是最珍藏的那種感覺
    我也有想過為甚麼非得要安排這樣地結局,如果荷妮能夠與小津先生一起共度餘生會是怎樣地發展?對芭洛瑪來說那又會是怎樣的生活?
    我自己的解釋是如果沒有荷妮的犧牲或許芭洛瑪並不會有如此深刻的體悟,進而改變(因為這本書還沒有再次閱讀,所以我的想法仍舊和當時剛看完書時一樣,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所以其實仍和心得中寫的一樣)
    不過在看完書的那段日子我會去想如果荷妮和小津先生一起度過後半輩子,他們彼此相偎相依理解、交流彼此的想法的景象
    對我來說其實我並沒有太在意荷妮的犧牲,因為她在我自己的腦中建構了新的生活,很安詳地活著
    或許作者是想讓讀者自己去建構出他們兩人若活著時會是怎樣的情景吧
    狐兄可以試著讓荷妮與小津先生在自己的心中繼續過著美好的日子,讓他們超脫於故事之外

    萊特 於 2015/10/04 23: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