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伯特看了看最新的情報:帝國政府已經發現他掠奪大量的糧食,並派兵四處追查;帝國政府對所有國家宣戰,投降或戰爭。

 

  距離此處最近的軍隊不到兩天就可以找到他們。我們留下的行蹤太明顯了。坎伯特放下手中的透明顯示板,揉了揉雙眼後掀開簡易行軍帳的輕薄、強韌、防風的帳門,寒冷的空氣迎面襲來,他卻絲毫不在意。坎伯特踩著輕柔的步伐遠離眾人搭建起的營帳,隨意躺在柔嫩但微刺的草地上。

 

  繁星閃爍的夜空總是能讓他的思緒清晰。明天把一部分遠距離武器部署在軍隊會行經的道路上,趁早對他們進行突襲好了。幸好附近山腰都能掩藏安置這些武器。達爾蒙心想。

 

  正當坎伯特要閉起雙眼仔細思考更細節的問題時,遠方的空中突然出現數十道紅色光芒近乎筆直地下墜。

 

  投降或戰爭。坎伯特心中竄出剛剛看的情報上頭寫的文字。

 

  戰爭。

 

※※※

 

  達爾蒙並沒有因自己快完全掌握全世界而鬆懈。沒有。這樣做太自負了,因為越到最後關頭越需要掌握每一個資訊、每一個行動。隨時做好準備以確保萬無一失。

 

  所以在聽取戰情報告時,他的腦袋是清楚的,能立即做出對整個情勢最適切的抉擇。

 

  聽完報告後,達爾蒙微微一笑。事情全在掌控之中。達爾蒙故意推得很用力,讓各國逼的選擇反擊。說實話,他不認為會有任何統治者甘願不戰而降,即使統治者願意,民眾也不一定同意。所以他早就將有可能被選為首要破壞地區的人民、重要設施遷至安全的地區。

 

  達爾蒙認為若要統治全世界,勢必要進行一番改革,重設政經樞紐並依照各地優勢重新分派各個專司區域。畢竟格局不一樣,不再是跨域帝國,而是真正統治全世界的帝國。而各國開戰的這個舉動不但可以幫助他進行必要的改革,更可以將他的下一步合理化。

 

  反擊的必要性合理了他侵略的手段。

 

  達爾蒙判定不需做過多的破壞,只需癱瘓下達命令及具反抗能力的層級即可──也就是軍事戰備區和政經樞紐區。

 

  達爾蒙也下令,若有可疑的飛行物體也必須擊落,以防各國領導者逃離。

 

  確保一切程序都準備就緒後,達爾蒙下令攻擊。

 

  過沒多久,天上也劃下許多火紅色軌跡,直直墜向地表。伴隨著爆炸的高熱與震動的是人們驚慌的尖叫呼喊聲。達爾蒙沒有仁慈到先告訴敵人的人民自己會攻擊哪裡。

 

  依據各國的發展程度不同,破壞程度也大不相同。有些國家人口並不集中在政經樞紐區,傷亡就大幅減少;但有些國家就沒那麼樂觀了。但是對於軍事武器來說,大部分的國家都具有大規模破壞性的武器,因此在軍事戰備區周遭幾乎都化為焦土,波及的人數也依各國也所不同。只知道從衛星呈像看來,大半個世界幾乎化為一片火海。

 

※※※

 

  坎伯特拿著透明顯示板衝出行軍帳,手指不斷在上頭敲打著,然後不時抬頭望向天空,深怕會有第三波攻擊。

 

  隨著坎伯特快速操作著顯示板,一連串文字及無數幅圖像快速從坎伯特的顯示板飛速掠過,最後顯示板呈現出整個世界的樣貌。

 

  坎伯特頹然跪在地上,也不管顯示器隨意掉在地上,兀自流著兩行清淚。然後坎伯特像是終於承受不住壓力的鍋爐爆炸般,嘶聲大吼:「可惡!我們努力掙扎活著,最後卻還是無能為力!」

 

  眾人聽見聲響紛紛從帳篷中走出來。看見救世主跪在地上流淚,身旁的顯示器遍布點點火紅。低語聲突然嘈雜起來,眾人惶恐不安地談論著發生甚麼事。

 

  然後時間突然凍結。眾人的聲音都停止。顯示器上代表火焰的點點火紅也不再閃爍。

 

  世界靜默下來。

 

  一瞬間,有股力量快速竄過所有人靜止的身體。地面也因這股力量顫抖。接著,不知道是否是同一股力量在運作著,所有被時間凍結的火焰緩緩地消散,彷彿被吸收一般。在火焰消失之後,周遭的焦土一點一點地恢復原有的顏色。就連早已因氣候炎熱而無法讓任何生物生存之地區的地表也逐漸從龜裂乾涸的大地收攏成原有的樣貌,綠意也再度染上這塊土地。

 

  當一切看似重回昔日美好的日子時,日月已交替一輪,太陽再度為這世界帶來溫暖。新的一天相當平靜,沒有甚麼太大的改變。寂靜的世界只偶爾聽見非常細微的類似書頁翻動的聲音。彷彿這股力量在累積能量,因此只使用極少的力量做些細微的調整改動。

 

  再來的這天,人類的文明有了極大的變化,或者說,退化。這股力量將人類近代百年的科技文明抹除殆盡,彷彿從來不曾發生過。高樓大廈從頂端至底部,迅速地被這股力量侵蝕,化為粉塵消逝在空中。然而裡頭的人們卻停在空中,更有不少人的衣物也化為粉塵消逝在空中;各國投注大量心血的廠房也一棟又一棟消失在地表上;就連柏油與水泥鋪設而成的道路也只留下乾燥的泥土地。人類的文明在這一天倒退了幾萬年,回到學會溝通、用火的時代。這天晚上,世界一片黑暗。

 

  等到黎明再起,那股神祕的力量似乎竄進地殼內部,將地表擠壓以創造新生的山峰;將地面撫平以產生平坦的草原;將彼此分離的地殼拉近或將互相靠近的地殼推離。這股力量在地表下不斷活躍著,直到它滿意後才讓新地貌穩定下來。

 

  接下來的事情在黑夜中悄悄完成。當溫煦的陽光灑在地面,反射一顆顆晶瑩的露珠時,也照耀在一批種類不多、新誕生的生物們。而在陽光無法照耀的陰暗潮濕之地同樣也誕生了各種不同的新物種。

 

  緊接而來的下一天則是改造世上的物種,使其能使用新的世界的生存方式。

 

  經過一連串的變化,這個世界不再是人類所熟知的世界。這股力量考量到人類記憶與未來世界的斷層,將人類的記憶竄改。人們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之下,不論當初停留在空中或地上,現在都平躺於地上,腦中正被這股力量滲透。人們所熟知的一切都被這股力量蒙蔽、竄改,以銜接上未來嶄新的世界。

 

  最後的這一天,時間解凍。人們逐一在刺眼的陽光下睜開眼睛,反應平靜地一如往常。

 

  他們是新世界的第一批人,腦中大多知識、經驗及記憶都由那股力量雕塑,以幫助退回遠古時代的人們活下去。在記憶方面,他們知道身邊的人與自己有良好的關係,同屬一個群體;在經驗方面,他們對周遭的動植物有足夠的判斷力去知道是否有毒或可食用;在知識方面,他們知道如何運用自己體內的那股力量,那主導新世界運作的力量。

 

瑟忒三部曲(Zert)首部曲第三章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萊特 的頭像
萊特

黑隼萊襲

萊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