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各地戰爭的鳴鐘悄然敲響。

 

  首要任務是將達爾蒙的軍力癱瘓,無法支援各個戰區,所以要將達爾蒙的兵力重創並盡可能地破壞軍武設備。由於達爾蒙生產軍武之國家需有相當龐大的能源作為動力,而達爾蒙使用的是較遜色但便宜的設備,裡頭的原料一旦開始反應,活性就會變得極高,變得極易爆炸;加上過程產生的廢料具高度物理性傷害又易傳播,使得兩大強權國不敢大意。

 

  歷史曾有一次大規模人們悄然且莫名的死亡便是某座廠房意外洩漏廢料而導致的。因為消息封的很嚴密,所以只有少數國家清楚內情真相。

 

  達爾蒙母國及另一強權國即在此列,因而放棄大規模破壞性武器,寧願承擔大量死傷也不願重蹈那段歷史的覆轍。

 

  誰都不敢冒這風險。

 

  於是一艦又一艦的士兵及武器從兩國大量往達爾蒙的軍事要地前進。他們決定切斷達爾蒙戰力來源及生產軍武的能力,並封鎖軍事要地對外的消息傳遞。

 

  因此分三部分進行:屠殺士兵、切斷能源供應、斷絕對外聯繫之能力。

 

  兩軍抵達時,靜悄悄地一片,彷彿所有人一時之間都人間蒸發了。兩軍頓時提高警覺。因為即使使用了匿蹤技術並癱瘓偵查網絡設備,達爾蒙也可能有辦法探知進犯的危險。達爾蒙確切的實力各國都不清楚。

 

  身為主力的達爾蒙母國軍在前方擔任先鋒部隊一步步往內部重要據點推進,後方跟著另一國的主力軍,雙方謹慎前進,並不先做任何攻擊,以防打草驚蛇。

 

  這座軍事要地的整體構造是中心為最重要的控制據點,以它為中心,最外圍為各個軍事設備生產部門,越往內則為軍人的住所,兩者錯綜排列,得以妨礙敵人來犯時的推進速度。為了避免敵人來犯時有條條道路作為掩護,慢慢攻陷最為重要的內部據點,在各大樓與最為重要的內部據點之間,空有半徑約五公里的圓形廣場。這廣場不僅可讓敵人的行蹤顯露無遺,更可以讓在此訓練的軍人們供作操練的場地。

 

  他們經過一棟棟沒有窗戶得以窺視內部的灰黑色建築,厚重的牆壁材質也隔絕內部的聲響,就連大門都是厚重的高強度防撞鋼材製成。這個為了避免任何機密或危險擴散出建築物的設計為兩軍提供了最良好的掩護。除了一些監探設備需要躲避之外,整個推進的過程相當意外的順利。

 

  宛如死城一般的寂靜讓士兵們更加提高警覺,注意每個覆上陰影的道路及角落。

 

  到達軍人的住所時也沒看見任何人影,但是糧食等維持軍隊基本生存的物資都在附近,於是兩軍決定燒毀這些食糧,以斷絕軍人們生存的物資。同時他們希望產生的濃煙能吸引達爾蒙軍現身。

 

  在焚燬軍用物資後,兩軍確認前方的圓型廣場沒有埋伏後大陣仗地走出被高樓之間搭建的橋樑所遮蔭的陰暗大道,進入陽光充沛的空地,只見中央矗立一棟約莫三層樓的圓柱型建築物。除此之外無任何建築物及人跡。

 

  見無任何動靜,兩軍決定共派出約莫五百人的兵力進去大樓察看,同時封鎖對外的通訊。

 

  很快地,除了燃燒的聲響,多了一個新的聲響,以及地面震動的感覺。

 

  兩軍迅速分散於圓柱形建築物四周,面向外圍的大樓警戒著。人數較多的達爾蒙母國軍站在外圍,形成較大的圓圈。

 

  第一批達爾蒙軍現身於街道時,達爾蒙母國軍立刻向前衝,拿著較低破壞性的舊軍火武器奮力吶喊著。相較之下,達爾蒙軍冷靜許多。

 

  雙方都沒有開火。

 

  突然,達爾蒙母國軍轉身對著軍服顏色不同的友軍射擊。與達爾蒙軍一起。

 

  屠殺開始。頓時地上滿是驚愕的士兵屍體以及腥紅的鮮血。達爾蒙母國軍及達爾蒙軍裡頭部分士兵經由人工眼球及視網膜晶片植入的改造,得以輕易捕捉最細微的變化,同時擁有最敏銳的視力。遭背叛的士兵們難逃一死。

 

  活著的大部分士兵開始尖吼並逃竄,他們幾乎是同一時間往圓柱大樓的入口奔跑,但是入口被緊緊封閉。許多士兵在尖嚎聲中死去,部分士兵讓背叛的達爾蒙母國軍以及達爾蒙軍吃點苦頭。

 

  沒有士兵在這場大屠殺倖存。

 

  足以與達爾蒙母國匹敵的強國頓時損失約五分之一的陸軍兵力。由於戰爭已許久未起,兵源短缺,因此這對該國目前的戰力打擊頗大。

 

  但背叛尚未結束。

 

  兩軍從原路出現,士兵身上個個滿是暗褐色的血漬,不少還包紮著染紅的繃帶。象徵著死傷慘重但仍勝利的一連串音調響起。悲傷但是充滿著復仇的決心。

 

  聽見這曲調,於甲板等候著的所有船員無不潸然淚下,緊閉雙眼並舉起右手緊握放在胸前默哀,等最後的音符於空氣中消逝後再頹然垂下。

 

  達爾蒙母國艦隊上的船員大多數也經過眼球及視網膜改造,在短短數十秒的曲調內便已將曾是友軍的船員各個擊斃。

 

  清理完畢並將不少屍體丟進海中後,達爾蒙軍接管了這些軍艦,並將這座島上大部分的兵力指派上軍艦;達爾蒙母國軍則仍使用原先的軍艦,人數也從達爾蒙軍填補至每艘船容許的最高人數。

 

  該是出奇不意的攻擊了。

 

  得知成功削減的軍兵力後,達爾蒙經由秘密通訊網絡聯繫到部署於戰區的將軍們。聽取回報之後,達爾蒙指示已解決前來攻擊之軍隊的將軍可以按照計畫去行動了,至於尚未解決的地區則會盡快獲得支援。雖然這些地區的情況都在控制之中,但是達爾蒙仍決議要派遣軍力協助,以免任何小差錯影響了整個大計畫。至於達爾蒙軍就依照先前秘密會議時的決議將這些軍艦開回該強權國。只不過這些軍艦帶回去的不會是該強權國預期內的事情。

 

  屠滅所有前來破壞的軍隊,並鞏固自己國內的秩序之後,達爾蒙到各進攻國去進行談判。沒想到此時竟傳來大量糧食被掠奪的消息。達爾蒙相當震驚,這個糧食儲藏區應該是不會有任何風聲走漏的……難不成是那個反抗組織幹的好事?達爾蒙心想,如果照有軍隊駐守的地方來看,這個武力相當匱乏的反抗軍有相當大的可能會意外找到這個幾乎沒有人駐守的儲藏區。可惡!竟然被這小小反抗組織偷襲成功。而且那個儲藏區的量足夠供給軍隊吃上半年以上啊!

 

  足夠達爾蒙的軍隊吃上半年以上……那的確是相當龐多的數量。因為在赤道區不適合耕種之後,那些土地也不適合人居了,於是造成了數量龐大的難民。少部分難民在政府分配的為數不多的土地上成立新的家園找到工作與居住的地方;一部分難民流連於各個城市,勉強維生;大部分的難民則進入了達爾蒙的軍隊努力糊一口飯吃。

 

  達爾蒙會不惜任何代價追回這些糧餉。

 

  由於不清楚這批反抗組織的所在地,達爾蒙只好派出將近三分之一的軍力分頭去所有可能的地方追查。然後剩下的軍力則去各國進行談判的任務。

 

  達爾蒙對所有國家開出的條件都是相同的:投降,讓達爾蒙統合資源,消弭一切爭端,為人類及環境做出最好的選擇並得到最佳的利益。若支持這個理念則得以保有國家主權,獲得自治的權力;或是選擇一戰,那麼達爾蒙只好強行取得統治權。

 

  有幾個國家強硬且不理性的對達爾蒙宣戰,結果達爾蒙封鎖這些國家對外的聯繫能力並切斷所有外界的物資。由於局勢已相當明顯是達爾蒙對上所有國家,所以有幾個實力仍不錯的強權國為了挑戰達爾蒙而空投物資援助這些國家。但是這些物資都在空中被毀滅。而這些援助他國的強國在幾小時內便遭到封鎖,同樣受到強大的威脅。

 

  所有國家得知這個消息後都相當忌憚,各國領袖聯合對達爾蒙要求三天的時間做好決策。達爾蒙同意。

 

  然而這三天並不是在做投降事宜的決策,而是攻擊哪一個地方能毀掉達爾蒙的決策。

 

  各國認為只要能重挫達爾蒙就能迫使他停止這荒謬的野心。

 

  各國最終決議是──以大規模破壞性武器分別對達爾蒙及達爾蒙母國之糧食儲藏區、軍事戰備區、政經樞紐區進行大規模的毀滅。且在達爾蒙時區的零時前便動手。

 

  原則上是應該要直接殺死達爾蒙本人,但他的行蹤變換不定,完全無法掌握,只好犧牲眾多生靈來換取更多生靈的性命。

 

  但願如此能降伏這可怕的怪物。但願如此。

 

※※※

 

瑟忒三部曲(Zert)首部曲第二章-4/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萊特 的頭像
萊特

黑隼萊襲

萊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