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第二章前,先說一下這篇的用意。這篇原先也和第一章一樣是楔子,主要是將故事從舊世界帶到新世界的過程。第一章是從星球外描寫,而第二章則是從星球上的人們著手,主要是想呈現舊世界的大致風貌和發展程度以及最後轉變成新世界的過程。雖然在閱讀過程可能不太明瞭與之後的故事發展有甚麼關聯,但目前所寫的都是奠定往後主角群們生活的時代的重要歷史及轉折。最後,我想說的是這篇雖然很久才完成,但和第一章不同,這章在發表前沒有非常完善的檢閱及修潤,所以往後會再做些修改(例如:各個國家名稱會想出來),在此先跟讀者們說抱歉。最後也會製作一張地圖方便讀者了解各國勢力關係。那麼廢話不多說,讓我們進入第二章的時代背景吧!

 

×××××××××××××××××××××××××××××××××××××××××××××××××××××××××××

 

第二章

  瑟忒是構成一種世界運行機制的基礎。它蘊含著讓星球運作的能量,沒有人知道瑟忒的能量來源為何,但曾有人大膽推測能量來自於太陽,不過那人始終提不出有力的證據。

 

  ※※※

 

  亂世者,政府這麼稱呼他。以訓練有素的精英軍隊掠奪帝國政府的人物。有些難民這麼稱呼他──救世主坎伯特。

 

  坎伯特‧圖爾德探出越野車的天窗,看著廣闊延伸的綠茵草地。遠方有幾處尚未融雪的山峰仍披著皚皚的白雪,附近新生的河流大概是從比較近的山上頭的融雪匯聚而成。

 

  坎伯特找尋先前探勘好的位置,做為軍隊防守的地點。很快地,坎伯特就找到了。一個從山腰突拔而出的小型山峰,上頭有塊被風化侵蝕而變得平坦的空地,能安排軍隊在此防守。在小山峰後方有廣大的草原能安頓數百萬名跟隨而來的難民,而且不遠處就有幾條水源充足的小河流能讓取水方便許多。

 

  縮回車內後坎伯特向車內的伙伴指了指將用來駐紮軍隊的山峰。「那塊平地是這裡最好的地點,上頭能安置軍隊監察是否有人來犯,後方有塊平原能讓我們建造房屋、種植作物。」坎伯特撫摸著乾淨的下巴,思考接下來的計畫。

 

  「不錯的地點。再往北邊一點夏日時就有永晝可以好好利用了。」狄恩高興地輕搥了方向盤一下。越野內配有定位系統能讓駕駛知道自己的經緯度。

 

  狄恩繞過附近突出地面的崎嶇裸岩,沿著彎曲但易行駛的草地慢慢開向山峰後頭的平原。

 

  這裡即將成為我們餘生的家鄉,可惜有點單調,但至少我們能活下去,畢竟我們能選擇的事物已經不多了。坎伯特在副駕駛座上掃視這片近似天堂的樂土,心裡這樣想著。在末日一步一步追趕之下,能居住的地方已經碩果僅存更何況是這種綠草遍地的天堂。

 

  坎伯特想著想著便開始回憶過去的種種。末日的起始。

 

※※※

 

  災難往往起因於小事,就像山崩會因為一顆小石子而引起。引發這個末日山崩的小石子是一個小小的種子基因公司。它名為達爾蒙。

 

  沒有人清楚記得達爾蒙是在甚麼時後成立的,現今也沒有正式資料記載,因為那個讓達爾蒙成立的國家已經被達爾蒙併吞了。但是約略的年數仍有許多人記得。

 

  坎伯特也記得。因為坎伯特出生那年,達爾蒙已經取得許多開發中國家的大多數土地。那大約是達爾蒙成立十五年後的事。

 

  達爾蒙這家公司專門生產基因改造種子。利用基因改造種子的眾多優點來吸引農夫購買。而且它將價格降得極低,以吸引更多農夫使用。大約在它剛成立一到兩年後,它所生產的種子便被廣泛使用。

 

  當達爾蒙確立自己在種子市場擁有幾乎壟斷的地位後,問題開始出現了。

 

  使用達爾蒙生產的種子的農夫,產量逐漸下滑。他們一開始沒想到是種子的問題。農夫們認為是自己誤以為達爾蒙的種子不需要施肥──因為那時提出的眾多優點似乎有提到類似的字眼──所以他們雖然感覺有點被欺騙,仍不疑有他地購買肥料回來施肥。

 

  但他們買的不是達爾蒙生產的肥料,所以一點成效都沒有。

 

  農夫們開始感到不對勁,逐漸將矛頭指向達爾蒙。達爾蒙於是相當誠心地派出旗下的科學家一一到各個農夫家中採集植物、水源及土壤的樣本。

 

  幾天之後,達爾蒙將分析報告公布,並向農夫們說明,他們的產品所需的營養比例需要用達爾蒙專門生產的肥料才能達到最佳效果。農夫們雖然氣憤,但達爾蒙的誠意及歉意是那麼的真誠,他們也不再多說甚麼了。

 

  不過看到達爾蒙生產的肥料價格,農夫們著實嚇了一大跳,那價格可是市面上其他肥料的一至二倍啊!

 

  可能是基因這種專業的科學領域所生產的產品因為有一定的專業度,所以才這麼昂貴吧。許多農夫在心中這麼安慰自己。

 

  於是在幾經評估後,他們決定重拾以往的耕種方式。他們向種子銀行購買原始的種子,以自己熟悉的方式耕種。

 

  過沒多久,他們發現自己的農作物有奇怪的變化,好像不是原本熟悉的樣子。但農夫們不疑有他,直到收到法院通知自己被達爾蒙控告侵犯種子的專利權。

 

  達爾蒙開始顯露本性。

 

  達爾蒙公司控告農夫們並沒有向它購買種子,但依種子的採集並分析,發現有達爾蒙申請專利的特殊基因。農夫們向法院提出自己確實沒有購買,可是他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罪證確鑿,農夫們百口莫辯。法院判定農夫們須賠償侵權的費用。一筆會害他們大多數人破產的費用。

 

  許多人只好因此變賣土地,以償清債務,然後帶著家人消失在農村,往城市尋找工作機會。

 

  買下土地的正是達爾蒙。

 

  剩下一些資本能從頭再起的農夫謹慎地評估後再度向種子銀行購買一批不含達爾蒙專利基因的原始種子。然後看著隔壁新鄰居使用達爾蒙的種子迅速的成長茁壯,自己則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的作物被汙染。他們暗自下定決心不能讓達爾蒙再次控告他們。農夫們逐漸察覺達爾蒙的本性。

 

  收成後,剩下的農夫們再度收到法院的通知。幾天後有些人不願意屈從,含恨抱屈地離開家鄉,沒有留下一絲財產、一丁點兒土地;有些人妥協了,背著沉重的債務,希望能用達爾蒙的種子及肥料養家活口並還清債務。

 

  達爾蒙靠著這種方式,逐漸取得部分開發中國家的大多數土地。

 

  取得幾乎是該國家所有的土地後達爾蒙再將土地價格哄抬至天價,讓這些國家的人民不得不投降,選擇離開或債務。達爾蒙再用這一點威脅該國家的元首交出主權。

 

  許多元首都因為不希望自己的人民流離失所,很快就交出主權。因為空有主權卻沒有人民是怎樣的一個國家啊!何況這是自己生長的家鄉。

 

  悲哀的是,有些元首倒是以利誘就輕鬆拿下主權。

 

  雖然拿下主權,達爾蒙卻反而與這些國家元首秘密達成協議,讓這些元首繼續在這個職位上,不過主權得全權交給達爾蒙。這些元首只是實行達爾蒙命令的傀儡罷了。大多數元首皆因為原先認為自己要失去這份職位而成為賣國賊,揹著恥辱度過餘生,因此當達爾蒙提出這份協議時,他們很快就答應了。甚至有些元首還很感謝達爾蒙給予他這個機會。

 

  這些事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風聲走漏,不過在達爾蒙以龐大的利益打通某些母國的政府部門之下,這些行動大都沒有受到太多阻礙,其餘國家看見達爾蒙有其身為強權國的母國撐腰,無不噤聲隱忍,殊不知達爾蒙母國的政府高層多被蒙在鼓裡。一些足夠強勢的國家也為了避免爭鬥,選擇冷眼旁觀,只有一些國際組織為這些受害國家發聲。

 

  順利掌握傀儡元首之後,達爾蒙操控他們將國家內的土地價格迅速跌回原有之價格,並以新政策做為掩飾,將原先的農地以國家的身分低價租給農民,並聲稱與達爾蒙達成協議,僅須收取低廉的地租即可獲得土地使用權。農民原先都因為達爾蒙惡劣地將他們逐出自己的家園而感到憤怒不已,聽到這項政策雖仍不滿,但因至少有土地能維持一家溫飽而忍氣吞聲。不過讓他們不得不安然接受的主要原因是許多人搶著要買進這些地,於是他們只好停止抱怨,重操舊業。

 

  實施這項政策一段時間過後,達爾蒙推行一連串的政策,扶植這些開發中國家的農、牧、工業。達爾蒙迅速累積資本,也加速各國經濟成長,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原先官員逐一替換成自己的部下,漸漸將控制權轉移,使身為傀儡的元首更加失去影響力。最後,所有命令都由達爾蒙親自下達。

 

  統合許多已納入控制之國家及本身企業的資源後,達爾蒙一方面朝軍武及人類大腦改造科技方面發展,一方面將目標轉移至蘊含稀土金屬[1]等稀有礦藏之動盪國家。達爾蒙抓準大部分目標國家選出領導人之年月,滲透進各個國家,伺機而動,準備在選舉過後領導人不需要經常出席活動及露面時,暗中改造他們。

 

  達爾蒙的腦部改造團隊把即將成為傀儡的領導人的視丘[2]切除,植入晶片元件,藉由這些裝置收發無線訊號與產生電訊號。達爾蒙可透過腦中的晶片元件發送無線訊號,再經由網路傳輸下達命令,將這些領導者變成一具具聽命於達爾蒙的政治傀儡。為了達成霸業,達爾蒙不惜任何代價。



[1] Rare-earth metal, 簡稱REREM,用途相當廣泛,應用範圍涵括日常生活到高科技產業。與其名稱暗示的有所不同,其蘊藏量不稀少,但卻很少富集到經濟上可以開採的程度。其名稱正是源自其匱乏性。

[2] Thalamus,一個卵圓形結構,長約3公分、介於大腦與中腦之間、左右各一個;視丘是一個很複雜的結構,裡面包含許多神經核群與神經細胞。視丘是感覺性訊息由脊髓、腦幹、小腦等傳到大腦皮質的主要傳遞站,同時,對於隨意運動功能,意識清醒狀態的維持、情緒、記憶等功能的作用,佔著極重要的角色。

 

瑟忒三部曲(Zert)首部曲第二章-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萊特 的頭像
萊特

黑隼萊襲

萊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