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構思的小說的初稿,所以往後會再修改得更好,內容不保證最後不會有相當大的變動,但是我盡量維持在這個版本的脈絡。因為為了讓朋友能方便閱讀,所以比預定要上傳的時間提早許多,因此目前只先上傳第一章,相當難以提供一個精確的時間告訴大家第二章的完成時間,但是目前正在將資料統整並撰寫中。由於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寫作欲,所以並不會有固定得更心時間,上傳的篇數我也不會固定,但都會是以一章的形式拆成數篇上傳。不管你/妳會不會喜歡,先在這裡謝謝你看完上述的文字,也謝謝你/妳願意繼續看下去,如果你/妳願意將自己的建議留言在下方,我會非常感激,因為你/妳的建議將會讓我更加成長。那麼現在就歡迎你們進入我的世界囉!

 

×××××××××××××××××××××××××××××××××××××××××××××××××××××××××××××××××××××××××××××××××××××××××××××××××××××××××××××××××××××××

 第一章

  一個能孕育生命的世界必須具備最基本的物質或能量使得該世界能運作。而以這最基礎物質或能量奠定運作基礎的機制便稱為世界運行機制。

 ※※※

 

  漆黑如墨的無垠宇宙中綴著點點銀白色的繁星,相連成串的繁星有如純黑天鵝絨上一絲一絲的白淨無瑕的反光。只是這疋黑天鵝絨布上有個引人注目的繽紛圓形,海藍色、沙黃色、翠綠色,但面積最大的部分是火紅色。一顆星球正在毀滅。燃燒的星球。

 

  站在環繞著燃燒星球運行的天然衛星上,歐克斯涅感到心中有股空洞感,彷彿失去了摯愛那般難受。歐克斯涅以為自己早已對這種悲傷的事感到麻木,但如今心中隱約的撕裂感提醒著他尚未習慣。

 

  歐克斯涅看著色彩鮮豔但卻是在失去生命的星球,心中閃過一幕幕當初與成員一起塑造星球時的歡樂回憶,彷彿迎接新生兒那般雀躍的心情頓時襲上心頭,但很快又因為現今的情況而消散。看著自己親手創造的星球毀滅但礙於實驗的法規無法拯救那成千上億條寶貴的生命,就像看著懷裡蜷曲身體的嬰兒隨著心跳趨緩,慢慢地僵硬死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無力感堆積在歐克斯涅的胸口,無處宣洩。

 

  「不要太難過,至少這次的失敗能讓我們知道下一次要如何改進,總有一天我們能創造出最棒的世界,一切和樂且永恆。我們將不再見到以往星球為了爭奪資源而引起的種種戰爭,而我們還會克服目前我們的世界運行機制的缺陷,讓那最成功的星球成為引領我們世界變得更完美的模範。」緹絲特妮靠著歐克斯涅,摟著他的肩,輕柔地摩娑著,試圖安慰他。

 

  年輕人就是比較樂觀啊!總是往好處想,但是我可沒辦法因為這一番話而輕易振作起來。歐克斯涅心想。自從學者發現目前的運行機制有缺陷後,為了讓我們世界的運行機制能更加完美,許多人都投身試驗出最佳運行機制的實驗中,以期能為自己的世界貢獻最大的力量,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名聲與金錢。我不敢說自己完全沒有受到金錢或名聲的誘惑,畢竟那時從事這方面的研究薪水及獎金都相當優渥,但當初讓我參加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想讓世界變得更好。我想改變世界。但是在這過程中我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而我也因此殺死了超過千億的性命,一顆星球承載的生命超乎我的想像。我以為這個缺陷能很快就找到並修正,但並沒有。我的靈魂快要無法承受這些死亡所帶來的悲痛了!二十年!二十年來所有的死亡是個非常沉重的負擔,我沒辦法如此輕易就擺脫。

 

  「妳說的對,」歐克斯涅朝緹絲特妮擠出一個微笑,「我們能創造出最完美的世界,成為引領我們世界的楷模。只是我在想,我們有許多和這顆星球共同創造的深刻回憶,而如今它就要消逝成塵。」歐克斯涅說,不讓緹絲特妮太擔心。

 

  「只是一個實驗品而已,傷心成這樣?是不是男人啊!男人就是要放下心中的情感,只專注於追求權力及名聲。那麼老了還不懂這準則!?更何況你又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辛司蹲坐在離歐克斯涅一段距離之外用指甲在乾硬的地上刮擦,再抬頭對著微弱的光線嫌惡地吹走指甲縫中的碎屑,並低聲喃喃,一副想翻白眼的樣子。

 

  緹絲特妮繃緊身子,轉頭瞪了辛司一眼,警告他安靜一些,但辛司完全不理會。

 

  所有人似乎都因為辛司的一句話而緊張地沉默下來,怕歐克斯涅會與辛司起衝突。

 

  歐克斯涅早在之前就曾與辛司起了不少衝突,有幾次還差點鬧出人命,好在有神秘力量的瑪都泰司人積極治療才平安無事。而他們爭吵的原因幾乎都圍繞在對彼此價值觀不認同的關係,不過歐克斯涅也看不慣辛司驕傲、自我中心的個性及不擇手段的行事風格,而這也成了他們衝突的一項原因。歐克斯涅一直想導正辛司的價值觀。

 

  剛才去拿鑲嵌於地面下的記錄器材的羅爾斯回來時似乎注意到緊繃的氣氛,於是清了清喉嚨打剛才令人難以忍受的沉默。

 

  「歐克斯涅長官,我想你會想看看這個數據。」羅爾斯朝歐克斯涅及緹絲特妮走來,手中拿著一樣映照著星光的物品。

 

  聽到羅爾斯的話,他們三個一同轉頭看著羅爾斯,一臉好奇。剛才的緊張氣氛頓時煙消雲散。

 

  羅爾斯手中拿的是一個沙漏,一層薄如蟬翼的玻璃包住木頭支架,中心是啞鈴狀的沙漏,裡頭有發光的微粒不斷朝固定的一端移動,不受任何重力影響。在木頭支架上下兩端有一圈刻字,上頭螢光微粒持續移動記錄著燃燒星球之年齡。五十三億年的數字幾乎呈現靜止的狀態,後頭分秒位置上的微粒快速移動。

 

  「五十三億年!?」歐克斯涅驚訝地脫口而出。

 

  羅爾斯微笑,「沒錯!我們完成了沒有人辦到的創舉,成功突破了年份的關卡!而依照實驗的法規這星球須強制套用我們世界的運行機制,進行新一階段之實驗,尋找目前運行機制的缺陷。所以你所重視的珍貴生命也有機會全數倖存。」

 

  歐克斯涅再次緊盯數字,強迫自己慢慢數位數,個、十、百……十億,正確無誤!

 

  歐克斯涅舉起沙漏向其他三人宣布這個驚人的好消息。「我們達成了一項創舉,瑪都泰司人在當初實驗開始前曾設定許多任務,其中最關鍵的一項就是若創造出的星球年齡突破五十億年的關卡,該團隊將可獲得許多獎勵,其中之一便是豐碩的獎金,而該星球須強制進行下一階段之實驗,尋找之前學者提出目前運行機制之缺陷,也就是說,這顆星球可以逃過滅亡的命運!」

 

  語畢,歐克斯涅興奮地將沙漏歸還給羅爾斯,讓羅爾斯去將沙漏嵌回地上的凹槽。

 

  緹絲特妮聽到這一反全局的好消息時便興奮地跳上跳下,雙手摀住嘴巴,但仍難掩興奮之情。

 

  辛司貪婪地舔了舔嘴唇,眼神不知道在算計些甚麼。「大筆獎金?」

 

  跑去嵌回沙漏的羅爾斯邊拍除雙手的土屑邊快步走回來,近乎跳躍的步伐也透露出他的雀躍,挺直的身軀更是顯露出他的驕傲。「沒錯!」羅爾斯高興地說,「最棒的是我們是首位突破這個關卡的團隊!這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呢!」

 

  「那我們甚麼時候可以拿到這筆獎金?」辛司期待地問。

 

  他們全都轉頭準備聽歐克斯涅的發言。

 

  歐克斯涅望了一眼仍在毀滅的星球後說:「我可以立刻去向上頭報告這件事,並盡快拿到獎金。不過,我想先分派任務給你們,別忘了我們還必須進行下一階段的任務。這樣在我去報告事情時你們就能盡量減少死傷。」歐克斯涅依舊以生命為重。

 

  「你最好快一點,我已經等不及要享受努力過後甜美的果實。」辛司低聲發牢騷,「而且已經死了上千萬甚至億的人,再死一些也不影響多少吧。」

 

  歐克斯涅心中燃起憤怒的火,但他盡力壓下這股怒火。「我今天不打算跟你吵,我不會浪費時間看著那些生命消逝,這次情況不一樣,我不必眼睜睜地讓他們死去。羅爾斯,你去找出星球量素操作儀。緹絲特妮,你從資料庫找出第二階段任務的說明,我記得那份資料有將我們世界的元素比例寫清楚,我們必須將星球的環境調整成與我們世界近乎相同。辛司──」

 

  「沒有拿到錢之前我不會再做任何工作,一分錢一分勞力。」辛司挑釁般的朝歐克斯涅微笑著。

 

  羅爾斯和緹絲特妮迅速去執行任務,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想避開他們倆的衝突。

 

  歐克斯涅故意忽視他。「辛司等一下幫緹絲特妮一起調整星球元素比例及其他環境的微調,都按照那份資料去調整。我回來時會再檢查一遍。」

 

  「你是老了耳朵不中用嗎?我說我要拿到錢才要繼續做下一件工作。」辛司略為憤怒地說。

 

  「我知道你是故意這麼說的,你想讓我對你生氣,好讓我生氣並少救一些人,但是我不會中計。」歐克斯涅盡力壓抑怒火,冷靜地說。

 

  「這全是你自己認為。實際上我是認真的,我最近非常需要錢,我能越快拿到錢越好。還有,我想讓你嚐嚐失去在乎的東西是多麼痛苦的事。」辛司冷酷地說。突然辛司出奇不意地攻擊歐克斯涅。辛司轉換土瑟忒,雙手朝歐克斯涅釋出一波推力。

 

  歐克斯涅反應不及,胸口正面迎上這股衝擊,吃痛地摔倒在地,揚起渦狀沙塵在身體兩側飄舞。

 

  有那麼一瞬間,歐克斯涅看著辛司冷酷邪惡的臉以為自己會迅速地與死神碰面,但他很快甩開這個想法,意識到自己只是因為剛才壓抑了怒火才變得如此脆弱。

 

  歐克斯涅迅速翻身,吸了一口氣後,同樣轉換土瑟忒,單手朝地面猛推,將自己撐了起來,再度激起一陣塵埃。同時他注意到羅爾斯正拿著星球量素操作儀回來。「羅爾斯,你先和緹絲特妮一起去執行任務──」話還沒說完,羅爾斯手中的暗金色小球已經被辛司推出手掌。幸好羅爾斯迅速伸手抓回,否則星球量素操作儀不知道會飛到多遠的地方

 

  辛司看著羅爾斯被他愚弄後生氣的表情,冷冷地微笑著。

 

  羅爾斯憤怒地握緊手中的暗金色小球後瞪了辛司一眼並抬起另一隻手,似乎想回應一下辛司惡意的舉動及嘲弄般的神情,但歐克斯涅大聲制止。「羅爾斯,你去另一頭執行任務,我會牽制住辛司,一切就交給你和緹絲特妮!」

 

  羅爾斯略為僵硬地點頭,勉強回應。身為優秀的下屬就是要能服從長官的命令,無論自己身處於何種情況。羅爾斯大步離開他們倆的戰場。他心中有一小部分慶幸自己能離開,因為每一次辛司都會藉由攻擊其他人來轉移歐克斯涅的注意力,辛司最常攻擊的就是他,而每一次辛司這麼做都會讓他顯得很弱小、無力,有如砧板上無法動彈的魚。羅爾斯就是因為對於使用瑟忒的技藝極度不熟練才努力鑽研學術知識,希望能證明自己的用處。可以的話,要榮耀家族。就像現在的情況一樣。他不會讓辛司破壞這一切。

 

  辛司聽完歐克斯涅的話後收起笑容轉向歐克斯涅。手心散發出微微綠光。歐克斯涅直覺地認為辛司轉換雷瑟忒,準備釋放出雷電,用以麻痺他。

 

  歐克斯涅決定先發制人。他轉換火瑟忒,在手心迅速累積大量火焰,並壓縮成球,迅雷不及掩耳地朝辛司擲出。

 

  橘紅色的火球拖出一條細長的黃色火焰,形成高溫的軌跡,周遭的空氣沸騰、躍動。而辛司一絲畏懼都沒有,他緩緩伸出一隻手,火球硬生生地擊中手掌,壓縮過的火球炸開,火焰將辛司吞噬。

 

  歐克斯涅知道他能巧妙地防禦這次的攻擊,所以毫無遲疑地往辛司逼近。

 

  辛司緩緩步出將他整個人吞噬的火焰。毫髮無傷。背後的亮紅色火焰讓他看起來只是一個黑色剪影。他身體的輪廓在高溫火焰下呈現扭曲躍動的不規則形狀,直到火焰快速消散。

 

  歐克斯涅急忙停住,打量著辛司。辛司手中仍散發著綠色光芒,且伴隨著劈啪聲,一顆綠色的球狀雷電在他手中逐漸成形。歐克斯涅警戒著。辛司這次似乎是有事先計畫好,他是原本就要和我起衝突嗎?還是他一直在腦中揣摩這種情況?歐克斯涅心想。辛司冷靜得讓他有點不安。

 

  辛司將手中的雷電壓縮。球狀的綠色雷電顏色迅速轉深,有如暴風雨中驚濤洶湧的海水。閃電爆破的聲響更加劇烈、更加頻繁。

 

  辛司咧嘴一笑,朝歐克斯涅說:「我說過會讓你痛苦,對吧?好好記住這一刻!」

 

  辛司舉起手,歐克斯涅預備好逃開,辛司忽然轉身朝羅爾斯的方向釋放球狀雷電,歐克斯涅往右前方一躍,訝異著辛司攻擊的方向,眼睜睜地看著羅爾斯仍不知道背後的攻擊,接著重重地撲倒在地,痛苦地看著接下來發生在羅爾斯身上的事情。辛司回頭看見歐克斯涅的表情,滿足地微笑著。

 

※※※

 

瑟忒三部曲(Zert)首部曲第一章-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萊特 的頭像
萊特

黑隼萊襲

萊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白九陰
  • 那個...
    那個....

    我有稍微瞄了一下
    文筆很好,好到我要跪了!
    但是
    但是...
    但是字排的好密啊.....我看的好辛苦啊....
  • 謝謝你提供意見!!
    終於有人留言了(淚

    謝謝你的稱讚喔!覺得開心~
    我看很多在網路上創作的人文筆也很好耶
    白九陰的文筆也很棒啊!

    那個字排得很密嘛...我可能沒辦法改耶,因為我是以同一個人得動作的字句歸為一段,然後又盡量段落之間空一行讓讀者比較不辛苦,所以如果很難閱讀萊特我暫時想不到解決方法耶(淚
    如果每一句都分行,會變得要捲很久才看的完...

    總之先謝謝白九陰囉!

    萊特 於 2015/07/19 19:59 回覆

  • 吾愛sky
  • 哈囉~
    很高興認識你喔~
    感覺不錯耶!
    但...歐克斯涅朝緹絲特妮..這名字好長喔~
    是故意取那麼長的嗎
  • 呃...不,那是兩個角色的名字...

    也很高興認識你喔!

    謝謝你有耐心看完~

    萊特 於 2015/01/12 00:59 回覆

  • 吾愛sky
  • 呵呵
    那是我看錯了~
    不好意思阿~
  • 沒關係~

    萊特 於 2015/01/12 17:53 回覆